<delect id="qyqcs"><meter id="qyqcs"></meter></delect>

            • 追书
            • 捧场
          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      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            第五十七章 何错之有

            是啊,一切都已是一场物是人非,所有的事都不会按照每个人心里去想的那样发展。

            大长老看着面前站的?#25163;?#30340;少年,脸上露出?#32769;?#21644;赞赏:“阿楚,你是个有勇气、有担当的好孩子,你父亲会因为有你而感到骄傲。”

            叶楚想起父亲,心底也是一片又酸又甜:“父亲在世时常常对我说,他不求我将来能有一番多大的作为,只要我平安喜乐、无愧人生便可,以前觉得这八个字最是简单不过,可是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?#20063;?#30693;道,这八个字说上去简单,可是想要完成,却是太难了。但,再难我都会让自己咬牙坚持下去,我的父亲是个顶天立地的君子,他在世时?#28216;?#20570;过任何伤害他人的举动,身为他的孩子,我也要如他一般,活的光明磊落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!好一句光明磊落!”大长老看到这样的叶楚,更是为?#37117;?#24863;到惋惜?#28784;都?#29616;在的弟子中,当属叶楚的天赋和能力是最好的,可是,就是这样一个出色优秀的弟子,却被他们?#37117;?#32473;撵走了,现在还要对他做出那种事,想到这些,大长老就觉得心中有愧、万分无奈。

            叶楚是何等精明的?#23435;錚?#19968;看大长老脸上稍稍露出苦涩之色,就知道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。

            于是,也不跟他多言,直接切入正题:“大长老,我不瞒你,今日来找我,我的确是有事想要来请你帮忙,还请大长老能够助我。”

            大长老对叶楚做出一个阻止的动作,说:“阿楚,我知道你来找我,是为何事,但这件事,我恐怕爱莫能助。”

            叶楚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就被大长老拒绝了,看来事情的一切真的照着常清风猜的方向发展了。

            秦飞楼看了眼叶楚,接着她的话,道:“大长老可是有什么难处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听见秦飞楼开口,大长老这才转身看向他,只见眼前的男子眉眼疏阔俊朗,身姿风流无双,尤其是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矜贵沉稳之气,更是要人惊叹,这般年纪就有如此气度,看来此人来历颇为不简单。

            大长老没见过秦飞楼,忽然听见他开口说话,便朝着叶楚看过去,问:“他是何人?似乎并非我?#37117;?#24351;子。”

            叶楚道:“大长老莫怪,我知道?#37117;?#30340;规矩,非?#37117;?#24351;子不可随便?#20040;?#31062;宅,?#30343;?#30524;下情势逼人,所有的规矩都只能暂且放在一边,严格说起来,我现在也已经不算是?#37117;?#24351;子了;至于这位兄台乃是我的一个朋友,他听说我最近遇到了难事,就主动出面想要帮我。”

            大长老听叶楚的一番介绍后,再看向秦飞楼时眼神中的警惕已经撤去了大半,反而还多了几?#20013;?#36175;:“正所谓患难见真情、危机觅至交,这?#36824;?#23376;能在这危急时刻站出来帮助阿楚,可见公子也是个至情至性之人,老夫虽说活了这么多年,但是真正肝胆相照、情比金坚的好儿郎却是见得不多,今日能在这里看到如此优秀的少年,也算是快慰人生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能得大长老如此夸赞,在下汗颜。”秦飞楼扮作普通人的姿态,朝着大长?#38386;欣瘢?#36947;:“其实?#37117;?#30340;事我本不该插手,?#30343;?#36825;件事牵扯到?#23435;?#30340;好友,我就不能完全置身事外了;大长老是?#37117;?#30340;中流砥柱,如今?#37117;?#26063;长叶杨想要动用诛魔大阵来伤害阿楚,这件事想必大长老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而且?#19968;?#21548;阿楚说过,?#37117;?#34429;说世代镇守往生林,但在这一代,真正守护往生林的守护者是大长老和其他的几位长老?#24739;?#28982;如此,大长老应该也知道,在这个世上,只有往生林的上空浮动着诛魔阵的痕迹,在?#37117;遙?#21807;有这一个诛魔阵,若是按照叶杨的说法,他要动用诛魔阵来对付阿楚,那就证明他是要将往生林上空的诛魔阵移走,用在阿楚的身上。这片往生?#20540;?#24213;有多诡异,想必不用?#21494;?#35828;,因为身为?#37117;?#30340;大长老你最是清楚。明知道叶杨这么做是在拿晋城三十万无辜百姓的生命在冒险,大长老难道还想要助纣为虐吗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大长老听着秦飞楼的指责,脸上也露出痛苦纠结之色:“老夫何曾不知自己这么做是在帮助恶人屠害生灵,可是老夫也没有办法,……老夫,是真的没有法子啊!”

            秦飞楼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回到刚才那个问题,大长老之所以选择与恶?#23435;?#20237;,可是有什么难处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大长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脸上的担忧悲戚之色几乎是无法遮掩的,只见他颤巍巍的移动着步子来到桌边,扶着桌子的边?#24213;?#20102;下来,露出懊恼悔恨之色,不断地做出摇头的动作,一看就是有苦难言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叶楚急了,快步走到大长老面对,在他面前半跪下道:“大长老,我知道一定是你叶杨和叶翔要挟你了是?#30343;牵?#19981;过没关?#25285;?#20320;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对我说,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帮助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阿楚,我知道你的心意,可是这件事,没有人能帮得?#23435;遙?#20320;还是走吧,听我一句劝,这个三日之约你不要来?#20658;耍?#35803;魔大阵有多厉害我最清楚,我不想看着你在大阵中灰飞烟灭;你的父亲曾是我最骄傲的弟子,他当年惨死,我保护不了他,现在,我也只能帮着他护着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大长老,你觉得事情发展到现在?#19968;?#33021;跑吗?我的母亲被叶杨抓着,三日之约我若是不来,替我死的那个人就是我的亲生母亲。这些年来母亲为?#23435;?#21463;了许多的苦,她眼下又重病着,若是我在这个时候将她丢下,我跟?#20999;?#29399;肺之?#25509;?#26377;什么区别?大长老,你要是真的想要帮我,那就告诉我,他们到底拿了什么来要挟你,我叶楚就算是拼了这条命,也不会让?#37117;?#36825;对狼狈为奸的祖孙伤害我的亲人,伤害无辜的百姓,伤害你。”

            大长老看着这样倔强的叶楚,就知道今天他是无论如何都要给她一个答案的,不然,这个孩子不会就这样轻言罢休。

            在经过一番挣扎后,大长老站了起来,拉上叶楚的手腕朝着门外走去,同时开口说:“你?#30343;?#24819;要知道那对狼狈为奸的祖孙拿什么来要挟我吗?我现在就带你去看。”

            叶楚听到这话,赶紧就随着大长老走出房门,秦飞楼也在后面跟了上来。

            大长老一?#21453;?#30528;叶楚来到了祖宅的禁地。

            这块禁地已经在?#37117;?#26377;了几百年的历史,平常时间甚少有人来此,所以这里枯枝败叶遍地,腐烂的草根蛛网也是随处可见;如此隐秘而又无?#23435;?#27941;的地方,就是连叶楚也是第一次来。

            可大长老像是已经对这里很熟悉了一般,带着叶楚七拐八拐,很快就走到了禁地的深处。

            然后,叶楚就看见眼前的视线一下就辽阔了不少,不远处的平地上伫立着三根似乎是用来祭拜的石柱,而其中的一根石柱上,?#23588;?#22909;像绑着一个人。

            叶楚眯着眼睛朝着那人看过去,忽然想到此人的身影颇像她认识的一个人,立刻?#30446;?#19968;跳,快步走了上前。

            当她走近,真的看清楚面前这个衣襟散乱,浑身伤痕累累,黑发蓬头的人是谁后,顿时明白大长老的软肋是什么了。

            秦飞楼不认识此人,只能开口问叶楚,“他是谁?怎么被绑在这里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叶楚看着被绑着的这个人,目光在他苍白的脸上慢慢的划过,回答了秦飞楼的问题:“他叫叶虎,是大长老唯一的孙子,也是大长老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
            秦飞楼眼瞳猛地一缩,回头看向像是突然之间老了数岁的大长老,只见这位在?#37117;?#21344;据着重要身份的老人此刻就像是一个疼爱子孙的慈爱长辈,伸出颤抖不止的手,轻轻地将叶虎的头捧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待叶楚看清楚叶虎脸上那原本属于眼睛的位?#20040;?#21051;却变成了两个血窟窿的时候,眼泪差点从眼眶中滚烫的落下来。

            “这是、这是……”叶楚除了呢喃着这几个字,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没错,这是老夫的孙子,老夫在这世上最后的一个亲人;他的眼睛,就是被叶翔挖掉的。阿楚,你真以为我愿意为虎作伥吗?老夫宁可被挖掉眼珠的人是我,老夫宁可中毒受伤的人是我,甚至老夫宁可去死,也不愿意去做那伤天害理的事。……可是,这群宵小,他们不伤害我,却伤害老夫的虎子,我的孙儿,他何错之有啊!”

            悲伤苍凉的?#21543;?#30171;苦的从大长老的口中喊出来,这个在面对无数危险都敢迎难而上的?#37117;?#25903;柱,此刻面对着唯一的孙子在饱受折磨后哭的像是个无助的孩子,他心里的悲、口中的愤,又有谁能够理解。

            因为伤害他最亲亲人的人,?#30343;?#21035;人,而是他这辈子发誓要效忠的家,?#20035;?#35201;守护的主。

            在他承受着叶虎受到的伤害时,同时也承受着?#37117;叶?#20182;的凌迟与背?#36873;?/p>

            请记住本站:落尘文学 www.8481745.com

            微信公众号:luochen_com,公众号搜索:落尘

            郭小闲说:

            暂无

        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          我要评论(0)

            优秀作品推荐

            关注
            分享
           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
            腾讯分分彩骗局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qyqcs"><meter id="qyqcs"></meter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qyqcs"><meter id="qyqcs"></meter></delect>